程某非法吸收公眾存款被不起訴
時間:2019/4/9 9:45:00來源:國韜律師事務所瀏覽:7389次


 

程某非法吸收公眾存款案

案情:

程某某是北京該投資有限公司職員,公司對外出售理財產品。20150702日因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被西城分局刑事拘留,20150807日被取保候審。

2015112日被移送審查起訴。審理結果是不起訴。

 

建議作出不起訴決定的法律意見書

 

北京市人民檢察院第二分院:

 

北京市國韜律師事務所接受犯罪嫌疑人程某某的委托,指派我擔任其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一案的一審辯護人,辯護人認真研究了本案的案卷材料,辯護人認為犯罪嫌疑人程某某不構成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建議貴院作出不起訴決定,具體事實和理由如下:

 

一、本案中犯罪嫌疑人程某某“吸收投資”是針對特定的對象。

 

根據《關于審理非法集資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的規定,成立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必須在客觀上采用向社會公開宣傳的方式向不特定公眾“非法吸收或者變相吸收公眾存款”,追究刑事責任的數額標準和對象人數標準,均是以行為人已經實施了以上司法解釋第一條規定的“非法吸收公眾存款或者變相吸收公眾存款”的行為為前提的,換言之,如果行為人并未通過媒體,推介會,傳單、手機短信等途徑向社會公開宣傳并向不特定對象吸收資金,即使行為人吸收的投資款達到了數額標準,也不構成“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

 

二、犯罪嫌疑人程某某不具有非法吸收或者變相吸收公眾存款的行為。

 

1、犯罪嫌疑人程某某沒有向社會公眾即社會不特定對象“吸收資金”。

 

跟犯罪嫌疑人程某某相關聯的投資人包括其本人、其父親程某、其表妹郝某某、其朋友顧某和羅某某及康某某,這些人除了是其至親就是朋友,并不是社會上不特定的對象,而是至親及朋友。

 

2、犯罪嫌疑人程某某沒有向社會公開宣傳。

 

犯罪嫌疑人程某某并沒有向社會公開宣傳,從本案報案人的材料看,其父親程某及表妹郝某某是與程某某聊天過程中得知其單位有理財產品,羅某某和顧某是到程某某的公司玩得知其單位有理財產品,康某某是因為程某某為該公司工作,康某某主動找到程某某購買。因此,犯罪嫌疑人程某某并沒有積極主動地進行宣傳,更沒有通過媒體、推介會、傳單、手機短信等途徑向社會公開宣傳。

 

3、雖然犯罪嫌疑人程某某達到了“個人吸收公眾存款20萬元以上”的追訴標準,而辦案機關忽視了“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必須是采用向社會公開宣傳的方式向不特定社會公眾吸收存款”這一前提要件!

 

綜上,犯罪嫌疑人程某某沒有采用向社會公開宣傳的方式向不特定的社會公眾吸收存款,因此,根據《關于審理非法集資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津若干問題的解釋》的規定,犯罪嫌疑人程某某未向社會公開宣傳,在親友或者單位內部針對特定對象吸收資金的,不屬于非法吸收或者變相吸收公眾存款,其不構成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

 

三、犯罪嫌疑人程某某在公司的業務范圍與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無關聯,也沒有參與公司非法吸存的實際經營,其不具有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的主觀故意。

 

犯罪嫌疑人程某某供述稱其從20145月到201411月在該公司,擔任信貸部業務主管,從201411月到20151月在公司做內勤,其根本不是公司的業務員,公司沒有對其進行相關的培訓。因此,犯罪嫌疑人所在的業務部門及從事的業務與該公司的其他部門是沒有關聯的,其公司吸引哪些人投資,多少人投資,投資多少錢,投資這些錢的去向及用途,其一無所知,因為這些沒有經其手,其也沒有實際參與。即犯罪嫌疑人程某某不知道該公司的實際運營模式和投資模式,對該公司非法吸收公眾存款一事毫不知情,犯罪嫌疑人主觀上沒有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的故意。加之,其不具有非法吸收眾存款罪的客觀方面表現,因此,其不構成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

 

四、犯罪嫌疑人程某某本人是本案的受害者。

 

犯罪嫌疑人程某某在該公司工作期間,經同事郭某某介紹,在五個不同的時間段先后投資40萬元購買該公司的理財產品。其父親分兩次投資40萬元購買了該公司的理財產品。這些錢都是犯罪嫌疑人程某某及其父親畢生的積蓄。敢問如果犯罪嫌疑人程某某明知道公司是非法吸收公眾存款,其還會把自己與80多歲父親的全部積蓄都搭進去而打水漂嗎?這顯然是不符合邏輯的。犯罪嫌疑人程某某本人及其父親也是本案的受害者,其二人投資有報案登記材料及與公司簽訂的合同及銀行轉賬記錄證實。

 

綜上所述,犯罪嫌疑人程某某不具有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的故意,沒有通過公開手段向社會不特定的對象公開宣傳,沒有參與公司非法吸存的實際經營,其本人是本案的受害者。犯罪嫌疑人程某某不構成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因此,建議貴院對犯罪嫌疑人程某某作出不起訴決定。

 

以上意見敬請貴院參考采納。

 

此致

 

北京市人民檢察院第二分院

 

相關案例
海南私彩有漏洞吗